首页 | 学院概况 | 教学科研 | 精品课程 | 学生工作 | 品牌活动 | 招生就业 | 学校首页 
 
 
 
 
 
 

 

 
当前位置: 首页>>新首页>>亚博app注册|官网>>正文
 
 
送别
2020-10-29 20:57 覃巧丽 

我与爷爷已有好几个月没见面了。每次想起爷爷,脑海里总会浮现出他那佝偻的背影。

第一次是今年4月份我回校上课的时候。

那天,我早早向他辞行,他细细地嘱咐我,在学校要好好照顾自己,好好学习,不要太担心他和奶奶,他们会照顾好自己的。之后又给我一小袋水果和一些零钱,说是方便我赶车。我推脱了,因为昨晚我自己就捡了些果干放进包里了,带两份有些多了。再者,现在出门几乎都是手机支付,带着零钱容易丢。当时我还在心里笑爷爷,现在谁出门还带着零钱啊!见爷爷站在客厅里踌躇了一会儿,我于心不忍就又接过了那些东西,顿时,他那褶皱的脸上又挤满了笑容。我看着时间,估摸着要坐的公交车也快到了,正要打算出门赶车时,发现爷爷他紧紧跟在我身后,说要送我到站台,即使我再三劝他,他只说:“不费神,我就想去送送你。”

到了站台,我们一起坐在候车椅上等了好几分钟,公交车才慢慢悠悠地来。我当时急着上车,爷爷戴着口罩,我便没能看清他脸上的表情。我从车窗往外看去,看着他坐在候车椅上,眼泪不知不觉的就流了下来,他的身影在我的视线中渐渐模糊。我想,他一定坐在那儿很久很久,才慢慢地起身回家。

第二次是今年10月份我回百色实习的时候。

今年新冠疫情席卷神州大地,父亲的工作停了,爷爷脑卒中风入院,奶奶也受了风寒,真是祸不单行。我趁着国庆假期的空挡回了趟家看看他们,到家看见家中已不复昔日的模样,见着奶奶和爷爷,情不自禁地泪流满面。爷爷安慰我说:“还好,你不必难过,家里边现在一切安好。”

国庆假期,前两日我们一大家子聚了聚,难得的团圆日子;后几天为了堂哥的婚礼,家里人忙成一团。假期结束,我就要回百色实习,那天是中午的车子,这使我不得不从早上9点就从家里赶车去往车站,所以我只能在利用候车的这20分钟向爷爷辞行。

那日早晨,我去爷爷家时他正在洗漱,奶奶出门读书去了。我告诉爷爷,我今天中午的车子离开,我叮嘱他一定要好好吃饭、睡觉,还要多走走,不用太担心我,不要太操劳,只管照顾好自己就行,我12月底实习结束再回来。接着,他起身到房间里拿了一份我爱吃的红薯干,他也嘱咐我要好好学习,不用太过忧心家里的事情。

说罢,我便要去坐公交车了。爷爷扶着拐杖颤颤巍巍地起来,对我说:“我现在不大能走,我就到门口那送送你吧。”等我扶着爷爷走到家门口时,他已有些累了,我赶紧搀他坐下。我这才发现他脸上的褶子更多了,双手较从前更为颤抖,身形更为佝偻,说话也不似从前那般利索。他歇了会,便挥手让我赶车去。

我往前走了几步,就听见他在后头说:“乘车要注意些,到出租屋要打个电话回来报平安!”我连忙回头应他:“好。”他见我还没走,便催促道:“快走吧,再不走,车要赶不上了。”等我走到车上,我的眼泪再也憋不住了。

近些年来,我与爷爷一直都是聚少离多,家里日益冷清。爷爷他一生勤恳,踏踏实实,为这个大家庭,为我们子孙后辈做了许多事。他的儿女忙着生计,他的孙子女又忙于学业,在他最需要我们的时候,我们只顾忙着自己的事情,而忽略他。近些年,他待我越发地好了,我就越发地局促,他现在似乎忘却了我的不好,只惦念着我的好了。在他病了之后,我们曾通过不少视频,视频里他说,他身体还可以,只是双手颤抖得厉害和腿部水肿比较严重,如今年事已高,只怕没有几年了……我听到此处,在脑海中又忆起他送别我的场景。

欸!我不知我又要多久才能与爷爷相见,不知道与他相见时,他是否还像现在这样在家中等着我……(文/覃巧丽 /黄琳琳 /蒙兰蕊 /李常应 发布/蒙建稷)

已是首条
下一条:他们是我“双城记”里最温情的记忆
关闭窗口
 
 

友情链接:广西就业网

右江民族医学院||公共卫生与管理学院

地址: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市右江区城乡路98号||邮编:533000